嘉定信息港

当前位置:

棱镜门牵出上游监控项目美民间组织要求叫停

2019/06/09 来源:嘉定信息港

导读

宝宝发烧反复宝宝发烧反复宝宝发烧反复在《华盛顿邮报》所披露的幻灯片中,还用黄色圆圈对国家安全局人员做出特别提醒:“应该利用上游和

宝宝发烧反复
宝宝发烧反复
宝宝发烧反复

在《华盛顿邮报》所披露的幻灯片中,还用黄色圆圈对国家安全局人员做出特别提醒:“应该利用上游和下游两个项目”。

FBI新为“棱镜门”辩护

就“棱镜门”引发的争议,被奥巴马总统提名为联邦调查局局长的詹姆斯·柯米为政府的监控计划进行了辩护。7月9日,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上,柯米表示国家安全局的监控计划是反恐的“重要手段”,但他同时希望监督政府监控计划的秘密法庭提高运作的透明度。

“对当前监控计划的相关细节,我并不是很清楚。”柯米在听证会上说,“但我确信,通常而言,搜集元数据并加以分析,是打击恐怖主义非常有价值的手段。”

柯米的辩护并未被国会方面接受。司法委员会主席、来自佛蒙特州的民主党参议员帕特里克·莱希质疑说:“要怎样多才算足够?仅仅因为我们拥有搜集海量信息的能力,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这么做。”

此前,曾担任联邦地区法官的詹姆斯·罗伯逊指出,外国情报监控法案法庭的运作程序存在瑕疵,因为该程序不允许国会议员对政府相关行为提出质询,秘密法庭也就不过是个“橡皮图章”。

柯米对此回应说:“透明度是个重要的尺度,在增进民众对政府加强保护其安全措施的理解方面,这能起到一定助益。”

议员对官员表态失实不满

与此同时,美国国会不少议员对政府官员就监控事件所作的证词表达不满,认为有误导美国公众之嫌。

首先受到指摘的是美国家情报总监克莱珀。今年3月12日,克莱珀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作证时表示,美国政府没有搜集数百万民众的信息,但当斯诺登将“棱镜门”曝光2个月之后,克莱珀不得不为其表态做出道歉,称表达“错误”而被误解。

2009年以来,美司法部官员也多次表示,政府在涉及恐怖主义案件中搜集商业记录的行为,与大陪审团展开调查时执法人员采取的做法并无二致。但国会一些议员认为,这种比较给人以监控只是个案处理,而非针对数百万民众实施的印象。

6月底,26名跨党派参议员联名致信克莱珀,批评多位政府高官就“监控门”的表态失实,信中表示这产生了“误导美国公众的影响”,进而会“损害政府的信誉”。至少有2名共和党议员甚至呼吁,要求解除克莱珀的职务。

“国家安全手段的过度膨胀,导致许多政府官员不再提前知会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成员、来自纽约州的民主党众议员杰罗尔德·纳德勒说,“这是政府中的失衡现象,也是我们需要净化的内容。”

促通过司法手段停止监控

与此同时,美国一些民间组织向高院提出请愿,要求通过司法手段叫停政府的监控项目。7月8日,位于华盛顿的非盈利组织“电子隐私信息中心”向联邦法院提出请愿,要求通过法院强制令或司法审议叫停政府的监控计划。请愿书表示,外国情报监控法庭超越了法定权限,其授权搜集数百万个国内记录的做法,与法案授权的调查不符。

今年4月25日,佛罗里达州塔拉哈西地区法院的法官罗杰·文森签署法院令,要求威瑞森通讯公司将“美国境内的所有记录”提交给国家安全局,甚至包括市内通话。文森是外国情报监控法庭的成员,他表示法院令是应联邦调查局要求作出的。

“记录即便不包括通话内容,也能揭示大量敏感的个人隐私,国家安全局没有合理依据获得威瑞森公司所有用户的记录。”担任“电子隐私信息中心”主席的马克·罗滕伯格在请愿书中说,“显而易见的是,不是每一个威瑞森公司掌握的记录都与授权的调查相关。政府机构随意动用其中的第1861章,使得其中的‘资格程序”内容变得毫无意义,这也有违《外国情报监控法案》的宗旨。“

”电子信息隐私中心“指出,由于外国情报监控法庭及其审议法庭只受理政府或法院令接收者提出的申诉,其他联邦法院对外国情报监控法庭没有司法管辖权,该中心不得已只能向联邦法院发出请愿。

”这将是一个引人注目的司法审议案件。“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法学院院长欧文·乔姆伦斯基说,”尽管提出司法审议的程序非同寻常。“

但分析认为,从法院今年4月1日裁定的民权组织诉克莱珀案来看,政府的监控计划难以被叫停。早在2011年,一些人权和民权组织提出控告称,2008年的《外国情报监控法案修正案》准许美国国家安全局对民众的国际通讯进行”拉式的搜集“,对没有任何违法嫌疑的民众也不例外,这是”过于宽泛“的监控法令。但法院终以5比4的投票结果,裁定控告缺少足够依据,维护了政府依据《外国情报监控法案》实施监控的权力。(邹强)

肚子饿了吃甚么 这6种食品再饿也不能吃
“煤飞色舞”领衔周期躁动
农工党中央建议 机动车年检一定要严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