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定信息港

当前位置:

山东原省常委颜世元遭降职原因成谜或涉王敏案

2019/08/16 来源:嘉定信息港

导读

颜世元资料图《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群锋 (发自山东济南)(本文刊登在第719期《中国新闻周刊》)原本,颜世元未来的人生剧情应该

颜世元资料图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群锋 (发自山东济南)

(本文刊登在第719期《中国新闻周刊》)

原本,颜世元未来的人生剧情应该是这样:2016年,从副部级官位上退休,在众同僚的欢送声中,给自己的政治生涯画上圆满句号。此后享受着副部级退休待遇,在含饴弄孙的快乐生活中颐养天年……

但是,随着遭遇连降两级的命运,上述想象可能成为泡影。

有多家媒体报道,2015年6月,59岁的山东省委原常委、统战部部长颜世元被降职处理。目前他是山东省政协办公厅副巡视员,级别为副厅。此前,他已先后被罢免山东省人大代表职务和全国政协委员资格。

因官方至今未公布有关细节,颜世元是否被降职、因何被降职、现在的工作状态、有无到新岗位报到等问题,都引发了舆论关注与猜测。

近日,山东多位知情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透露,颜世元的仕途拐点或许源于“北京某会所的一段视频”。因为查到的涉案金额只有26万,出事后又主动全部上缴,所以颜被从轻处理,只受到降职处分。

1956年10月,颜世元出生于山东省曲阜市。因此,他常以和孔圣人是老乡为荣,以颜氏后人自居:“孔子的母亲颜征在是我们颜家的姑娘。颜回是孔子得意的门生,孔子曾评价他‘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此时此刻的颜世元,也许难以体会到颜回“不改其乐”的超然心境。

“消失的”颜世元

据《大众日报》报道, 2015年4月23日至25日,颜世元以省委常委、统战部长身份,陪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统战部部长孙春兰在山东调研。

当时或许很多人想不到,这是颜世元一次以山东省委常委、统战部长身份在公众面前露面。

5月14日,山东省委统战部官网的“领导之窗”一栏中,颜世元的名字和简历被一并撤下。这一细节更是迅速引爆舆论“颜世元是不是出事了”的猜想。

5月21日,山东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发布公告:枣庄市人大常委会依法罢免了颜世元的省十二届人大代表职务。依照代表法的有关规定,颜世元的代表资格终止。

6月17日,全国政协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闭幕,颜世元和韩志然(时任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的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资格被撤销。

6月24日,57岁的德州市委原书记吴翠云正式取代颜世元,出任山东省委常委、山东省委统战部部长。

曾有山东统战系统消息人士透露,6月下旬,山东省委统战部一位副部长在内部会议上通报了颜被降职的事情,彼时颜世元已搬离了原来的部长办公室。

像颜世元淡出公众视野后的去向一样神秘的是,截至目前,中组部、中纪委甚至山东官方都没有发布颜世元被降职或涉嫌违纪的相关消息。山东省人大发布的公告里,只是说颜世元被罢免了代表职务、代表资格终止。至于被罢免的原因,也是未提一字。

《中国新闻周刊》曾多次致电山东省人大常委会、枣庄市人大常委会,工作人员都表示不太了解颜世元被罢免省人大代表职务的原因。

7月30日,山东省政协新闻处一位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不清楚颜世元是否到省政协办公厅入职。另有山东省政协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没有在这儿见过他,听说颜世元并没有来政协报到。”

此前,有知情人士曾向媒体称,“(颜世元)去山东省政协任职只是个说法,无所谓报到不报到。他现在基本处于退休状态,据说心态还不错,平常在家养养花、弄弄草。”

中国人大网列举了可以罢免代表的四种情况:代表有违法犯罪行为;违反纪律和道德行为;本职工作严重失误、不称职;未能很好地履行代表职责。

一位熟悉山东官场文化的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山东,类似颜世元这种遭遇降职,官方却对原因秘而不宣的官员并非没有先例。曾任山东省政协主席、省委副书记、济南市委书记的孙淑义即是此类。

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12月17日,山东省政协常委会决定免去时任省政协主席孙淑义的职务,并撤销其省政协委员资格。公告称,该决定是根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章程》有关规定,但并未公布具体原因。

“随后几年,关于孙淑义被降职为厅级干部的消息仍不时在坊间流传,但同样缺乏来自官方的权威说法。”上述知情人士称。

2012年5月28日,在中共山东省委十届一次全会上,才利民、雷建国、颜世元三人新晋山东省委常委。

三年后的今天,同为1955年出生的才利民与雷建国先后因年龄原因卸任省委常委一职,顺利退居二线。而比才、雷二人年小一岁的颜世元却在被猜测降职原因的舆论声中,淡出了公众视野。

成也王敏,败也王敏?

2014年12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山东省委原常委、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接受组织调查。

2015年3月31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刊发了王敏在《忏悔书》中的一段话:“夜夜难以入睡,几乎天天半夜惊出一身冷汗,醒来就再也睡不着,总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事。白天常常魂不守舍,省委通知开会,怕在会场被带走;上班时怕回不了家;上级领导约去谈工作,也怕是借题下菜。开会时在台上坐着,往往心不在焉,只得强打精神撑着;一个人时,唉声叹气,多次用拳头敲打自己的脑袋,发泄胸中压力。”

多位关注山东官场文化的当地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颜世元这次“出事儿”与王敏案有关。

一位不愿意具名的知情人士称,2014年6月,借在中央党校学习之机,王敏进入 “天津牛地产商”赵晋在北京的私人会所。赵晋是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之子。

“中纪委掌握了一段王敏出入该会所的一段视频,在反复观看该视频时,无意间发现视频中有颜世元的身影。据说该会所有外籍女子提供有偿(性)服务。”这位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不过,这种解释至今均未获得官方回应。

山东省一位官场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颜世元和王敏是老搭档,如果说这次颜世元出事与王敏案有关,那么此前他的仕途不断高升也与王敏的一路提携有关,甚至颜进省委常委时,王敏也为他出了很多力。“对颜世元而言,可谓是成也王敏、败也王敏。”

公开资料显示,颜世元与王敏同岁,颜比王仅仅大一个月,但颜长期是王的直接下属。

1990年12月,颜世元调入山东省委研究室综合处担任秘书时,王敏担任山东省委研究室综合处处长。颜世元成为山东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前,颜世元和王敏都曾先后在山东省委办公厅秘书二室和综合二室工作,王敏曾任秘书二室和综合二室主任。2005年3月,王敏不再担任山东省委副秘书长兼政策研究室主任,一年后,颜世元接过该职务。2008年,王敏就任山东省委秘书长,两年后颜世元出任省委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仍然是王敏的直接下属。

公共场合,颜世元也一直对王敏赞赏有加。2009年3月2日,时任山东省委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的颜世元在接受《秘书工作》杂志专访时,对时任省委常委、秘书长的王敏不吝溢美之词,称“王敏同志是我们的好‘班长’,他以真诚的态度、坦荡的胸襟和善于驾驭全局的领导艺术,把省委各秘书长、办公厅各主任‘一班人’紧紧凝聚起来,成为能够带领全厅同志团结一心干事业的领导集体”。

在山东,颜世元一直以为官高调著称。有报道称,在出任山东省委统战部部长之后、正式成为省常委(副省级)之前,他便要求以副省级干部的身份和标准在《大众日报》等党报党刊上刊发个人活动稿。

2015年3月8日,全国两会期间,颜世元表态要“积极开拓网络统战,争网络民心”,要牢固树立“大网络、大统战”的理念。“将网络社会、虚拟世界纳入统战工作视野,不断拓展网络统战工作覆盖面,努力做到互联网延伸到哪里,统战工作就开展到哪里。新媒体从业人员和网络意见人士是网络统战工作的重要依靠力量。”

多位山东官员对颜世元的评价是,颜不是一个思想保守的官员,懂得与时俱进,对统战工作也有清醒而务实的认识。

“知名校友”被撤换

在山东聊城大学西校区北门广场,立着一块叫“书山学海石”的巨大泰山石,很有特色,很多学生经常以此做背景拍照留念。这块石头,是颜世元等聊大政治系七七级同学在毕业30周年时捐赠的。颜世元特为此石撰文《书山学海石题记》。

“作为聊城大学走出的一位省委常委,他是我们学校的骄傲。”聊城大学职工孙华(化名)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

《中国新闻周刊》在翻阅聊城大学微博时发现,2012年9月25日,该校曾发表过一条微博,内容是“我校七七级政治系校友30年聚会。他们中涌现出山东省委常委、统战部长颜世元,北京外国语大学校长韩震等一大批人才。他们为母校捐赠一块巨大天然泰山石,长11米,高2.8米,重约77吨。”

在2012年9月29日出版的《聊城大学报》上,《中国新闻周刊》看到这样一则报道:2012年9月16日上午9时,政治系七七级同学为母校捐赠的纪念石在西校北门草坪揭幕。校友代表颜世元与校长马春林为纪念石揭幕。校党委常委、副校长王强主持揭幕仪式。

《中国新闻周刊》在该期报纸第3版刊发的“座谈会发言摘要”中,看到了颜世元的一段自述:“现在很多人把我定位为公务员、官员,其实我的很大一块情结和经历都是与高校、与教师联系在一起的。其实,在我上大学之前还当过一年的民办教师,所以说这一生当中珍贵的难忘的,还是当教师的经历。”

2015年7月底,《中国新闻周刊》发现,在聊城大学百度百科中,知名校友写的还是“ 韩震、颜世元、于茂阳等”。8月1日,记者再次查阅该校百度百科,发现聊城大学知名校友已换成了“韩震、于茂阳、李希友等”。

降职+提前退休?

颜世元被降职后,因为未见其到新单位报到的新闻,所以很多民众普遍认为颜“涉嫌吃空饷”。

有网友评论道,即使是被降职处理,颜世元仍是一名在职公务员,应该在新的岗位上上完这一年班。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应该是组织部门一方面给予了他降职处分,一方面也让他提前退休。

“组织部门应该是对他并用了这两个处理方式。因此,就不存在吃空饷问题。”庄德水说,“让其提前退休,也是我们现在对问题官员采用的一种处理方式。让颜世元提前退休,可能考虑到他快到退休年龄了。”

庄德水称,人大启动对他罢免程序的象征性意义大于实质意义,因为他已因为违纪被降职,再做人大代表已没有意义了。“这种人员已经不适合再具有人大代表身份,也没有参政议政的资格了。”

庄德水认为,一定是因为颜世元有了相关问题,所以人大才启动了罢免程序,至于怎么罢免,需要人大代表投票决定。

颜世元的“降职遭遇”并非个例。2013年12月17日,黑龙江省原副省级干部付晓光因公款消费,大量饮酒并造成陪酒人员“一死一伤”严重后果,由副省级被降为正局级;2014年7月16,江西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智勇,因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私利,被连降7级,从副省级降至科员;同日,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因失职渎职造成国有资产损失,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私利,被连降4级,从副省级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庄德水称,降职是一种政纪处分,是对一些违反了党纪,但还达不到比较严重的程度,并未触犯法律的官员采取的处理办法。

庄德水说,中共十八大后,降职处罚使用的频率更高了。“这种处理能触动其切身利益,比警告、记过要严厉;但是比‘双开’更有人性化,还能起到惩戒作用。从效果上看,这种方式,特别是类似赵智勇这种‘断崖式降职’,更能起到威慑作用。”庄德水说,以降职方式对问题官员进行处罚,将成为一种趋势,但降职多少的标准还需要规范。

“应该出台相关细则和标准,对降职的情形、降几级的依据等进行明确规范。只有这样,才能既让老百姓明白原因,也让问题官员心服口服。” 庄德水说。

打鼾治疗
合肥癫痫病治疗的费用
内分泌失调怎么调理
标签

友情链接